对教育的一点思考

时间:2016/01/02来源:作者:点击:

卢丽华

     近日,读了庄子一书,其中一则小故事,引发了我对教育的一点思考,与同仁们分享。
    《庄子》里有这样一则小故事。
    惠施和庄子都是魏王的好朋友。一天,魏王分别送给他俩一些大葫芦的种子,庄子和惠子比种葫芦,惠施非常用心,而且,每天都施肥、除草。庄子的葫芦就种在不远的地方,但他从不施肥、除草,只是到时候来看看,见没有什么异常,就顾自做别的事去了。过不多久,惠施的葫芦苗一棵一棵地相继死去,最后,一棵也没成活。而庄子的葫芦苗却长得格外好,慢慢地,都开花结了果,而且,正如魏王所说的那样,长出的葫芦都很大。惠施觉得很奇怪,就跑来请教庄子。庄子笑着答道:“自然之法呀!你没见我到时候也要去地里转转嘛!我是去看看葫芦苗在地里是不是快乐,如果它们都很快乐,我当然就不用去管它们啦。而你却不管它们的感受,拼命地施肥,哪有不死之理啊?”惠施恍然大悟。
    读这篇文章的时候,恰逢2014年诺贝尔奖陆续揭晓,中国再次失之交臂,交了白卷。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”的“钱学森之问”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。德国人口不到中国的十分之一,为什么培养出了200多名诺贝尔奖获得者,而我们自然领域一个也没有。作为一名教育工作着,我在想:是该反省我们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了。
    读了庄子的这篇文章,我联想起我的种菜经历。每年我都在平台种菜,为了能尽早吃上放心菜,我都早早的育上了苗。前年,春分刚过,我见天气温和,就把豆角、黄瓜苗移到了室外,并压上了塑料薄膜,等谷雨过后,我又在室外种了一些种子。期初,育的苗长得很好,苗很高,很大,室外种的苗好长时间才出来,并且长势很慢。等快到五一了,我就把育的苗的塑料薄膜去了,并且多给室内育的苗施肥浇水。育的苗确实比栽得苗长得高大,我暗暗窃喜,心想,等合适的时候,就不要室外栽的苗了。五一过后,一场冷空气过后,室内育的苗死去了多半,而室外种的苗却都活了过来,等快到结果的时候,室外种的苗大部分都比育的苗结的多。结的大。父亲种菜多年,我向父亲询问缘由。父亲说,种菜都有节气管着哪,幼苗时期,千万不要多施肥,多浇水,要蹲苗,幼苗时期,要让幼苗多向下扎根,等开花结果的时候才能多浇水,多施肥。如果幼苗时期多施肥,多浇水,往往秧子长得很高很大,但往往坐果很少,很小。
    联想起我们的教育,不正好和种菜一个道理吗,幼儿时期正是长身体时期,而我们却拼命的让他们学知识,小学初中时期正是培养兴趣的时候,可孩子们整日陷入题海之中,大学时期应该开花结果了,而我们的学生却厌学了。
    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,我加了一句话叫做授之于渔不如授之于欲。这个欲就是兴趣。说的是传授给人既有知识,不如传授给人学习知识的方法,传授人之方法不如培养人的兴趣。道理其实很简单,鱼是目的,钓鱼是手段,一条鱼能解一时之饥,却不能解长久之饥,如果想永远有鱼吃,那就要学会钓鱼的方法,而如果保持方法永远先进不如培养人的兴趣,这是我们填鸭式教学,和题海战术的失败原因。我们的学校太功利化了,整个基础教育被绑架了,要声誉,要成绩,要速度,社会逼校长,校长逼教师、教师逼学生,各种教育进校园,老师、家长、社会给孩子太多的压力,太多的干预。这种环境是出不来大师级人物的。
    大方无隅,大器晚成,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。最方正的东西,看起来却是没有棱角的;最大的声音,反而无声无息;最大的形状,是没有形状的。说的是有型的、有了标准、可以量化的东西不如没有形状,不能量化的东西能够称其为大,宇宙之所以称其为大是没有形状,没有边际的。反观我们的教育对学生的考核量化的东西太多,千人一面,一个模子刻出来是培养不出大师级的人才的。毛泽东数学常常不及格,陈景润生活不能自理等等就是例证。
    我们太在意外在了,而忽略了事物的本质。我们的学校楼盖的越来越漂亮,而里面的内容越来越少,岂不知我们盖楼的目的是为了里面内容的。多数学校盖楼时一郑千金,购图书,买仪器的时候钱没有了,即使有也大都是为上级考核用的,不是为学生准备的(有些偏激)。
    呼吁教育工作者思考一下庄子种葫芦的故事,解放思想,减轻孩子们的的课业负担,让孩子从题海解脱出来,给学生创造更多自由发展的空间,并引导学生去认识、欣赏、实践和创造社会,快乐学习,快乐生活。学校开放功能实验室,开办各类社团活动、体育艺术、科技创新、社会实践等多种兴趣小组,提高学生动手能力和学习兴趣,给孩子们快乐的童年,思考的童年。改革中小学教师评价体系,让教师快乐教育,幸福工作。打破唯“学生成绩”论教师工作业绩的传统做法,以学生全面发展的状况来评价教师工作业绩,课堂教学评价的关注点转向学生在课堂上的行为表现、情绪体验、过程参与、知识获得以及交流合作等诸方面,使“教师的教”真正服务于“学生的学”,回归教育的本质。
    我们应当尊重每个学生的个性发展和生存价值,顺其自然、因势利导,使其成为他应当成为的那个人。让孩子们像山上的花儿一样自由生长,让孩子们快乐地成为他们自己。